木彡贝勒·LoFoTo:

【纯净自由·新西兰 Part II】

这段日子把近几年去过的每个地方都发了一篇十张的总结,就到新西兰卡住了怎么也割舍不下,无论是提卡波的星空还是瓦纳卡的朝阳,或者凯库拉的大海和雪山,甚至一条平凡的公路……唉我这选择恐惧症啊。

SINCE Fennie:

2013夏*云南~~这是泸沽湖的格努湾子客栈,我们需要划船,只能带着轻便行李才能到达。在网上见过很多非常刻薄的回评,毁誉参半!然后忐忑的心情在见到这么一个幽静淳朴的地方后,终于放下。这一天的客栈全满,其他的房客都是妈妈带着小孩过来玩,大厅里有小孩伏案画画,院子里蜜蜂和苍蝇簇拥;听说后院是猪圈,我也不去掂量了。 兴奋的放下行李,就跑到院子里去好奇了。这里养了三只狗儿,大狗叫聋二,是只听不到声音的狗狗,所以它的吠叫只是由于不确定,而非敌意。湾子对面是王妃岛,据说住上一晚要28000,却听店家说,从来没见过有人在那住过。

关于泸沽湖,我们听到的传说和摩梭族独特的走婚故事太多,然而在这里,泸沽湖就像是院子外的一面平和的镜子,反而没有特别,只有宜人的美丽。晚餐店家做了可口的饭菜,我们实现了“光盘”行动,知道这里的食物是来自不易。

夜晚早早就睡觉,网络不稳定,没有电视,信号也薄弱,实现了日落休息的美好梦想。这里的蚊子超级多,然后那个晚上我们很幸运的没有碰上,一觉睡到天明,第一次觉得一天的24小时,来的这么充裕和简单。

離小離:

旅程中讓我難以忘懷的不是那些美麗的風景,而是那些可能不會再遇到的人和事。

不經意間闖進了這所學校,看到學生們在鋪地毯,一個老師告訴我當天是印度國慶日,學校有一個小型的儀式。一個長著示意我可以隨便拍照,於是我走到哪裡,學生的目光就轉移到哪裡, 擔心影響到他們的慶典,於是默默坐在了椅子上不再挪動。

臨走時婉拒了和他們一起用餐的邀請,現在想想真是莫大的後悔。



杜兮 Shrek:

墨尔本弗林德斯火车站前,总是人来人往,每天都穿行着无数的旅者,你很难记住任何一张面孔,除了这一张。

他的打扮实在与众不同,我忍不住抬起相机,把镜头对准他,结果不到一秒就被发现。当时我心想,完了,被发现了,我知道像这样拍照其实是很不礼貌的,可我也不想走过去打扰他。现在他会像其他鬼佬一样制止我么?

没想到他却给我了一个友好的微笑。

街口的绿灯亮了,他没有动身离开,没等我开口询问能不能多拍几张,他已经开始了一连串的solo。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,是哪国人,要到哪里去,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,短短5分钟,却是我人生中看过最难忘的表演。

每天在街头拍照,少不了被质问,被喝斥,我真的厌倦了不停的解释。这段插曲也扫去了整天的坏心情。最后我主动留下了他的邮箱,答应把照片发给他,可惜最后写在车票上的地址被弄丢了。回国后我曾经发动澳洲所有的相关微博帮我寻找,但两年多过去了,至今无果。失信于人,这也是我上次澳洲之行最大的遗憾。

马上要动身再次前往澳洲,我打算把这组照片洗出来,带在身边,如果我有机会去墨尔本,一定把它贴在墨尔本弗林德斯火车站前,并附上一段说明,你说缘分的奇迹会不会发生?